他年遇流年:36.你流氓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    韩寒导演的?

    那,有没有别的?

    在有就是3d动漫了。别的10点场都放了‘乘风破浪’,就只有一个厅放了动漫。

    给我两张动漫吧。

    看动画片,当然也会有大人;但是一般都是陪着小孩子来的。

    只有他们两个大人是真的来看动画片的。周围都是小孩子欢快的笑声,早就不是孩子的两个就算在有童心,看着那些斗小孩子那般天马行空的幼稚情节,谁也是笑不出来,夏沐曦转头看了一眼身着黑色西装,一脸肃然的男人真的是超有违和感。

    动画片是《熊出没》演到一半的时候,夏沐曦栖身上前,附在萧瀚的耳边轻语,等有了小孩子,也带他来看这个,一定超喜欢的。

    萧瀚没有开口说话,放映厅里面有些黑,屏幕的光亮在这个时候忽然闪过,男人的眼睛是深邃,幽暗的黑色。

    氛忽然变得有些不一样,敏感的夏沐曦伸手握住萧瀚的的大手,紧了紧,你怎么了,不喜欢看的话,我们回去吧,反正也很晚了。

    夏沐曦没想到他真的会走,等反应过来的时候都已经到了一排座位的尽头了。

    出了电影院,夏沐曦为了缓和气氛,学着刚才动画片里的熊二撒娇道,熊大,俺要吃蜂蜜。声音故意往下沉,发出重重的鼻音,听上去滑稽又可爱。

    没有萧瀚看上去并不买账,冷声的回应着。

    夏沐曦泄了气似得,一只手拽着萧瀚袖口的一点布料,拖拖踏踏的跟着往前走。

    忽然萧瀚变戏法似得拿着一颗棒棒糖在她眼前晃悠,蜂蜜是没有,不过棒棒糖管够。

    夏沐曦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棒棒糖抢过来,又似电光火石的速度拨开皮塞进嘴里嘿嘿笑着说,恩,好甜。

    夏沐曦正想好好享受这甜甜的美餐,下一秒棒棒糖就被萧瀚又从嘴里抢回去放进了他自己嘴里。

    夏沐曦有些吃惊,他是有洁癖的啊!床单每天都要换,筷子,勺子,碗盘每天都要消毒,又怎么会吃她吃过的东西?

    想吃?箫瀚问。

    嗯,夏沐曦答

    回答我一个问题,要多少有多少。萧瀚自上而下的看着她,弯着嚣张的嘴角。

    什么问题。直觉告诉夏沐曦这是个坑。

    为什么不看‘韩寒’的电影。

    啊?你在说什么?

    我相信,你也觉得对于我们成年人来说;韩寒的电影要比哄小孩子的动画片更有吸引力。

    看什么片子不重要啊,和谁一起看才重要不是吗?夏沐曦低着头故意躲开萧瀚那仿佛早已参透一切的眼神。

    你确定要给我这个答案吗?男儿又勾了一下嘴角,表示他并不满意这个答案。

    好啦!夏沐曦知道萧瀚的面对任何事都有一种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执着,只好认输似的,肩膀松缓下来,其实也没什么的就是韩寒是晨哥哥的偶像,他很崇拜他。

    那时候‘韩寒’拍了他的第一部电影《后会无期》我们说好了一起去看的。但是妈妈病危住院,我们的生活很拮据。所以那时候我就发誓,等我赚了第一笔钱的时候一定要和晨哥哥去看那部电影。

    可是他走了,我们真的是‘后会无期’了。

    萧瀚,我不想,在我和你之间夹杂着很多关于柯晨哥哥的事情。他在我心里的确永远都无法磨灭,但是,我已经把他深深放在了回忆的角落里。对不起,虽然我忘不掉他,但那是因为他曾是我生命的全部,就像现在的你一样。

    萧瀚有力的臂膀将夏沐曦搂进怀里大手揉着她的黑发,低下头,俊脸贴近她的耳旁 ,傻瓜,如果有一天我见了,你也会那样想念我么

    第一次夏沐曦听道萧瀚说这样感伤的话,有些悲凉的语气。

    他从来都是那般的淡然从容,仿佛天生的,可以在静默中摆平一切的气场。

    夏沐曦一直觉得,这个男人是强大的,因为有时候沉稳冷静也可以表现出一种强悍。

    可是这一刻,夏沐曦却觉得,萧瀚并没有她想象的那么强大。他或许也有颓废的时候,也有烦恼的时候,甚至也有想停下来借肩膀靠一靠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