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侠别浪:181、一颗繁星,一道剑光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    无数繁星,无数剑光。

    当白袍qiangqiang尖幻化而成的繁星与中年汉子的剑光相遇之后,两者发出无数轻响,随后齐齐消失。

    这是破阵子地五式,沙场秋点兵。

    以杨无忧的说法,这一式长qiang点出,雨打不入瓢泼不进,甚至可在两军阵前、百万箭雨之中,来去自如。

    这一式既出,中年汉子的剑光自然无法伤及白子夜。

    然而,就在qiang影与剑光消失的刹那,又有一道白影从空中闪现,那白影犹如丝带轻扬,又似白发飘飞,看起来慢实则极快,看起来轻实则极重,就那么一闪,然后就点在了中年汉子的额头上。

    这是破阵子最后一式,可怜白发生。

    那一道如长发飘飞似的白影,正式可怜白发生幻化而出的qiang影。

    这一式本就是破阵子的绝招,白子夜将它在沙场秋点兵之后用出来,更是一气呵成浑然天成。

    白袍qiang悬停在中年汉子双眼眉间,虽然与他的皮肤还有肉眼难见的距离,并没有真的刺到他额头上,但他还是觉得那里犹如针灸一般,似乎有某种无形的东西刺了进来。

    中年汉子长叹一声,随后将手中的长剑一抛,那剑竟似长了眼睛一般,嚓的一声,钻进了他斜插在沙地上的剑鞘之中。

    白子夜心底暗道侥幸,随后将白袍qiang收回。

    以白子夜和白小茶的眼光,两人居然无法判断中年汉子的武道境界,一时间感觉和自己两人差不多,不是炼脏境就是凝血境,最多是和杨无忧兄妹一样的凝意境界,一时间又觉得好像不对,应该会高出两人许多,甚至有可能是凝神甚至超出凝神境界。

    超出武之九境最后一境凝神境,那会是什么?

    以白子夜和白小茶对武道的了解,他们根本就不知道,而这一切的根源,在于中年汉子的武技完全不在两人的认知范畴之内。

    打个比方,如果把他们已知的武道体系比作安卓,那中年汉子表现出来的却毫无安卓特征,更像是ios,不在一套体系之内,自然很难进行高下对比。

    所以,白子夜最后一qiang,实际上是在冒险,虽然实力尽出,但就连他自己,也不知道结果是什么。

    幸运的是,他胜了!

    更幸运的是,他在最后一刻收住了qiang势!

    因为目前敌我未明,卖书人王不留行未必就是敌人,所以他也不愿意伤了中年汉子。11

    好qiang术!

    中年汉子大喝一声,步若游龙抢身而进,同时手腕翻转剑势一变,长剑急斩白子夜右肩。▲≥八▲≥八▲≥读▲≥书,√≧o

    白子夜跨步拖抢,像要撤走,却又如白猿回首,qiang横于身,qiang尖却走出回马qiang之势,斜撩中年汉子腰身。

    梦回吹角连营!

    这是破阵子第二式,梦回吹角连营。

    按照杨无忧的解释,这一式穷尽天下拖qiang术,重点在于出其不意攻其不备。

    在白子夜看来,这一式的核心原理却是找到敌方变招过程中的隙缝,然后给予攻击,因为无论是谁,受限于人体机能,在变招之时都会留下隙缝,差别只在于高手变招隙缝稍纵即逝,而庸手变招隙缝容易掌握而已,这就好比拍马而走敌方欲追,你却在他跨步之时将利器横在他跨步的路线上。

    所以,这一式的难点,不在于拖、不在于回、不在于连,而在于看破。

    如果对方实力境界都比自己低,要看破自然容易,可如果对方实力境界与自己相当或者高于自己,既要求看破,又要求看破后还能实施攻击,这就难上加难了。

    不过,对于白子夜来说,看破才可比实施攻击要简单多了。

    因为他有怜花观想术打底。

    无论他还是白小茶,自从修习怜花观想术后,对于武道的理解都远超常人,或许是由于这个原因,除了武道境界进步神速,实际对敌时,他们还能很容易的就看破对手攻击路线中的薄弱之处和欠缺之处。

    如果说醉里挑灯看剑是攻敌之核心,那么梦回吹角连营就是攻敌之薄弱。▲≥八▲≥八▲≥读▲≥书,√≧o

    在这一qiang之下,中年汉子不得不再次撤剑变招。

    或许前面两招只是试探,互相摸底,中年汉子这一次变招,剑势突然变得凌厉起来,左一剑,右一剑,剑剑相接,连绵不绝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